2009年7月14日

臥虎藏龍 / 沒寫完

(音樂由都是吉他手的田中央地下樂團演出)
王董幾次電話跟我確認照片授權(田中央自己的展覽、文茜小妹大、某設計雜誌)讓我想起那次拍照的細節,應該要整理一下。
1.太多優秀的媒體採訪過田中央,認真看過別人的報導之後很難跳出那個框架,所以事前不敢太認真看資料。如果看到一張很贊的照片,後來往往會為了製造差異、或是感受到壓力,反而會失誤,失去本來可能會有的觀點。只能到現場之後,認真用各種方式感受,產生自己的想法。
2.後來出現幾個規則
a.黃聲遠老師不能用拍其他大師的方式,他非常重視團隊,不會是【偉大了不起的黃聲遠】這種照片。
b.事務所的幾十個人,是逐年一批一批進來的,人事制度和架構很不尋常,不像中小企業,比較像原始人家庭。黃老師說,如果某位同事犯錯造成工程損失數十萬,個人很難陪的起,若是以公司來看,還有能力承擔。同事只要記取教訓、學到東西,公司是可以承擔這風險的。公司是大家的、透明的,大家一起來做。
c.所以是團隊大合照的方向,又要看出歷年來人力一批批增加、隨時有實習生外掛。站在一起的就是同梯,老菜一目了然。老狗小白是士官長,不入列。

2 個意見:

Blogger spothuang 提到...

是爬上吊車嗎
田邊哪來至高點~哈

2009年7月21日 上午1:33  
Blogger mins image 提到...

從辦公室二樓陽台往後面的田裡拍~

2009年7月22日 下午12:35  

張貼留言

訂閱 張貼留言 [Atom]

這篇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<< 首頁